Info

徐八叉谈吉他

Archive for

(上接前文: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5)

其他技法

非环镶嵌

音孔饰圈的英文为Rosette,其本意指勋章上由彩带组成的圆形装饰或是形似玫瑰的装饰,因而环形是其最基本的形象。从制作上讲,也是在面板上开一个环形的槽,然后再将饰圈按层或整体镶入。然而却有一些制作家偏偏愿意挑战这个最基本的技法,另辟蹊径,并不按圆环的方式进行镶嵌,这就是音孔饰圈中的非环镶嵌。主要手法有段镶、环外造型、不完整环等手法。

单从镶嵌工艺上来说,非环镶嵌比环形镶嵌做法要复杂得多。需要根据所需形状,在面板上依次开槽并镶嵌,一旦失手补救的余地很小。精准而细致的留白,与镶嵌的呼应对着是这种手法的妙处所在。

原木镶嵌

拼木镶嵌中有一种特别的手法,就是利用木纹原始纹路造型,辅以少量的人工设计。虽在手法上,与注重拼接重组的拼木镶嵌无大差别,然而意趣却大不相同。为了区别于一般的拼木镶嵌,我将其称为原木镶嵌。这种做法通常会选择纹路特殊的材质,蛇纹木、山毛榉、瘿木、雀眼枫都是常见的材料。有的制作家选择完全不加雕饰,另外一些则根据木材的纹路拼接造型。

原木镶嵌是个毁誉掺拌的技法:取材得当就会产生优美生动甚至是深刻的作品,而如果随意采选则有敷衍之嫌;一方面能够赋予每把琴独一无二的特质,另一方面又无法形成制作家个人的标识,过分注重统一又会有产生大量平庸而无味的作品。总之这是一个比拼审美意趣而不是技艺的手法。

烫画

烫画又称火笔画、烙花,用特殊的铁笔在木材上绘制而成。对于吉他饰圈而言,通常选择易于绘制又具有足够对比度的枫木进行绘制,然后以类似原木镶嵌的方式嵌在面板上。可能因为烫画本质上是绘画技法而不是木工技术,目前在制作中并不流行(也可能是因为制琴师大都不会画画),据我所知应该是英国制作家Philip Woodfield首开风气。早期Philip Woodfield笔法婉转细腻几近工笔白描,最近作品笔意日渐浑厚,颇具明暗变化之妙。这类工艺最怕有匠气,难得Philip还能有这样一手能耐。

从工艺上讲,激光木刻也可用于制作类似烫画效果的饰圈,但目前并没有这样的例子。

雕刻

雕刻在音孔饰圈里是更少见到的一个手法。毕竟除了装饰作用以外,音孔装饰圈在结构上也承担一定责任,太过脆弱毕竟不好。而且受限于面板厚度,雕刻手法也没什么施展的空间。在一流制作家中,我也仅知道一个使用过雕刻技法的制作家——Jeffery Elliott。

雕填

雕填随着CNC的广泛普及才出现的一种技法,主要用在量产琴上。这种技艺模拟的是拼木镶嵌的风格,但是做法简单得多,使用CNC在枫木上雕出花纹,然后填入填泥就完成了具有拼木风格的音孔饰圈。

目前我并不知道哪些独立制作家采用这种方式,希望永远不要出现在手工琴上。

后记

为什么要关注音孔饰圈技艺,这东西对音色又没有什么影响?为什么要关注音孔饰圈技艺,买一个不丑的不就行了?这可能是很多制琴者的疑惑。的确,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音孔饰圈会对音色产生影响。而随着工业水平的提升,雕填量产了拼木镶嵌,拼木马赛克也可以批量订制了。比起自己制作,购买似乎更是惠而不费的做法。

我非常理解这种实用主义精神。但是我却一点也不欣赏它。我希望我的吉他,出自那些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的制作家之手:Antonio Torres、Vicente Arias、Enrique Garcia、Fransico Simplicio、Daniel Friederich(他的音孔饰圈的麦穗里用三种颜色表示明暗,还有极其精细的衬层)、Jose Romanillos、Andrea Tacchi(为了一个音孔装饰圈,把自己逼到极限,闷头做了三个月)、Dominique Field、Jean-Noel Rohe等等等等。

我相信他们在音孔制作上投注的耐心和专注是他们在面板调教上投注精力的缩影,小小的饰圈中同样包含了他们制作其他同行无法匹敌作品的野心。

(全文完)

(上接前文: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4)

拼木镶嵌

拼木马赛克的批量化制作

20世纪初,随着塞戈维亚等吉他演奏大师的努力,西班牙吉他日趋流行。拼木马赛克饰圈也逐渐成为西班牙吉他的标志之一,甚至得到了西班牙饰圈(Spainish Rosette)的昵称。制作拼木马赛克饰圈,需在面板上进行逐块镶嵌,费时费力也容易出错。因而出现了一种不同的做法:预先在别的地方拼好饰圈,留存备用;等到制作面板的时候,只用进行一次镶嵌就可以完成面板上饰圈的制作。

或许最开始这么做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其实带来了分工的转变,使得拼木马赛克的制作和镶嵌彻底分开。如果是个人制琴师,可以先集中精力制作拼木饰圈,储存起来等到真正制作面板的时候再使用。对于作坊制作,则可以让学徒或者专人专门制作饰圈,从而节省其他制琴师的时间和精力,专心从事其他更重要部件的制作。再推而广之则不需要自己制作只需要采购即可。因而出现了一些专门制作拼木马赛克饰圈工厂,或者是某些大的琴厂也接外单订制拼木马赛克饰圈。

对于大量订制而言,就算单独镶嵌仍然过于费时。于是产生了一种一次可以制作40-50个音孔饰圈的做法。这种做法以木质圆芯儿作为依托,按照设计依次将不同的层粘合上去,最后再通过带锯切割成饰圈。

这种做法多用于拼木马赛克,简单的多层装饰也有采用这种方法制作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做法能够提高加工精度。以内层为例,传统制作方法需要开槽然后再做镶嵌,如果木材很细就很难完成镶嵌的动作,也很难在过程中保持木材完整。这种做法将镶嵌改为粘合木皮成层,再贴到芯儿上。那么可以将木皮加工到很薄的程度,比如0.2mm甚至0.1mm,仍然可以从容地完成外层的制作。虽然传统做法也可以制作到这样的精度,却要费更多的时间,需要镶嵌之后再小心的休整厚度。

当然缺点也很明显,制作工艺上需要以层为单位粘贴,不容易形成层的部件,以及形成层以后不易于弯曲的部件就无法采用了。比如麦穗等,就无能为力了。遇到这种情况,通常会采用马赛克对所需动机进行模拟。比如下面这两个量产的Torres风格饰圈,棋盘等拼木动机都是通过马赛克模拟的。实在不能模拟的也就只能放弃了。因而,目前判断是否为批量制作的方法,主要是根据拼木动机来推测。如果有无法量产的动机,那么基本可以断定为不是量产制品。

如何评价拼木镶嵌的技艺

正如拼木镶嵌前文所述,拼木镶嵌具有多种装饰风格:多层、单层,单层又有拼木和拼木马赛克,技艺评判需根据风格而定夺。多层风格以层数和宽度为精准的依据,当然是越窄层数越多工艺就越是精准。如果有麦穗等无法量产的动机,则会带来额外的精致感;单层拼木拼接的咬合程度,直线是否平直,曲线弧度是否准确是判断精准的依据。使用木材本色,大量的斜线或圆弧的拼木通常都会比较精致;拼木马赛克以层数论精准,层数越多工艺越为精准。拼木马赛克应该尽量避免弧度或者直线,锯齿感在这个高清时代真的说不上多么精致。然而如果能够运用得当,就是大师级的杰作。

(下一节: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