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徐八叉谈吉他

Posts from the 活动报道 Category

不同吉他在听感上到底能不能听出不同?这个不同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想必这是很多演奏者和爱好者非常关心的问题。

9月20日,十数名资深爱好者、职业演奏者和专业教师如约相聚老地方弹琴论道。带来的乐器有:双面板开山鼻祖Matthias Dammann(2013)和Gernot Wagner(2012),代表传统结构的顶峰的Daniel Friederich(1989, 1993, 2002)和Jose/Liam Romanillos(2013),开一代风气之先的Thomas Humphery(2002),最具Hauser I神形的Gerhard Oldiges(2014),欧洲双面板新锐Dieter Muller(2014),Torres专家Luca Waldner(2012),性价比无敌的入门音乐会吉他Luca Waldner Alemendia(2014),北京青年制琴师柴狄(2014,Smallman结构),以及一把插电的阿尔大米啦N300

依次试琴的时候,由于来的都是高玩,随便一眼便知道哪把琴是哪把,是什么结构什么声音特点。当然心中存了预设,也就更容易发现结构的特点,比如双面板的共鸣和低音、网梁高音的明亮和鼻音。于是旅欧青年吉他手李晴川同学提议要做个盲品,大家都背对他,选出5把吉他,然后大家分别猜测哪把是哪把。

这么有意思的玩法大家自然乐意,一方面对自己耳力还是有把握的,另一方面演奏环境空间不大吉他不同特征还是较为明显的。

晴川演奏两轮,分别是维拉罗伯斯前奏曲一号片段和朱利亚尼英雄奏鸣曲片段。

第一轮的时候,我的感觉是,第一把声音清晰分力度好,低音结实有力,但量感不大,应该是传统结构的白松;第二把音量明显大了很多,量感不错,略有空洞;第三把一听就是Gernot Wagner,没有任何疑议;第四把,音量也不小,低音暗雅松弛,应该是传统结构;第五把音量又大了一些,低音是双面板的特点。

在这里我就疑惑了,因为在开始的时候说其中有三把是双面板,但是怎么听都只有两个特点明显,如果真有三把,我倾向于相信第4把是Matthias Dammann,要不然也就没法解释了。

第一轮完毕,大家可以转身的时候,纷纷表示疑惑都说没听到三把双面(果然都是高玩)。晴川解释说,其实只有两把双面,琴分别是Matthias Dammann,Gernot Wagner,Gerhard Oldiges,Daniel Friederich和柴狄。

这样的话,我心里基本1(Gerhard Oldiges),3(Gernot Wagner),5(Matthias Dammann)就确定了,4倾向Daniel Friederich,那么2应该是柴狄。

第二轮听的时候,心里预设已有,再专心寻找每把琴的特点。这里不得不要赞一下柴狄的网梁,高音沉着有力,很是不错。第四把在听高音的时候,明显有Friederich式的均衡。

至此大家全无疑议1为Gerhard Oldiges,2为柴狄,3是Gernot Wagner,4是Daniel Friederich ,5是Matthias Dammann。

由于这次盲品中双面板和新结构的比例达到60%,在之前的盲品里是没有过的,对我的触动也是很多:如果是短时间内的听感(比如音乐会、比赛),那么传统结构没有好到Daniel Friederich这个程度的话,和最好的双面板对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制作得当的网梁在和双面板对比的时候还能挺得住,也不比双面难听多少;随着制琴技术的进步,能在音乐会上震得住场子的传统结构乐器应该会越来越少。毕竟如果不用扩音的话,量感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当然如果不是短时间内的听感,传统乐器的优美细腻还是更自然舒服的;如果在音乐厅效果可能会有不同,毕竟这次试琴的条件应该还是简陋,没有考虑远达性(这就要拜托郦嘉炯老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