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徐八叉谈吉他

Posts tagged 达伟

(上接前文: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4)

拼木镶嵌

拼木马赛克的批量化制作

20世纪初,随着塞戈维亚等吉他演奏大师的努力,西班牙吉他日趋流行。拼木马赛克饰圈也逐渐成为西班牙吉他的标志之一,甚至得到了西班牙饰圈(Spainish Rosette)的昵称。制作拼木马赛克饰圈,需在面板上进行逐块镶嵌,费时费力也容易出错。因而出现了一种不同的做法:预先在别的地方拼好饰圈,留存备用;等到制作面板的时候,只用进行一次镶嵌就可以完成面板上饰圈的制作。

或许最开始这么做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这其实带来了分工的转变,使得拼木马赛克的制作和镶嵌彻底分开。如果是个人制琴师,可以先集中精力制作拼木饰圈,储存起来等到真正制作面板的时候再使用。对于作坊制作,则可以让学徒或者专人专门制作饰圈,从而节省其他制琴师的时间和精力,专心从事其他更重要部件的制作。再推而广之则不需要自己制作只需要采购即可。因而出现了一些专门制作拼木马赛克饰圈工厂,或者是某些大的琴厂也接外单订制拼木马赛克饰圈。

对于大量订制而言,就算单独镶嵌仍然过于费时。于是产生了一种一次可以制作40-50个音孔饰圈的做法。这种做法以木质圆芯儿作为依托,按照设计依次将不同的层粘合上去,最后再通过带锯切割成饰圈。

这种做法多用于拼木马赛克,简单的多层装饰也有采用这种方法制作的。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做法能够提高加工精度。以内层为例,传统制作方法需要开槽然后再做镶嵌,如果木材很细就很难完成镶嵌的动作,也很难在过程中保持木材完整。这种做法将镶嵌改为粘合木皮成层,再贴到芯儿上。那么可以将木皮加工到很薄的程度,比如0.2mm甚至0.1mm,仍然可以从容地完成外层的制作。虽然传统做法也可以制作到这样的精度,却要费更多的时间,需要镶嵌之后再小心的休整厚度。

当然缺点也很明显,制作工艺上需要以层为单位粘贴,不容易形成层的部件,以及形成层以后不易于弯曲的部件就无法采用了。比如麦穗等,就无能为力了。遇到这种情况,通常会采用马赛克对所需动机进行模拟。比如下面这两个量产的Torres风格饰圈,棋盘等拼木动机都是通过马赛克模拟的。实在不能模拟的也就只能放弃了。因而,目前判断是否为批量制作的方法,主要是根据拼木动机来推测。如果有无法量产的动机,那么基本可以断定为不是量产制品。

如何评价拼木镶嵌的技艺

正如拼木镶嵌前文所述,拼木镶嵌具有多种装饰风格:多层、单层,单层又有拼木和拼木马赛克,技艺评判需根据风格而定夺。多层风格以层数和宽度为精准的依据,当然是越窄层数越多工艺就越是精准。如果有麦穗等无法量产的动机,则会带来额外的精致感;单层拼木拼接的咬合程度,直线是否平直,曲线弧度是否准确是判断精准的依据。使用木材本色,大量的斜线或圆弧的拼木通常都会比较精致;拼木马赛克以层数论精准,层数越多工艺越为精准。拼木马赛克应该尽量避免弧度或者直线,锯齿感在这个高清时代真的说不上多么精致。然而如果能够运用得当,就是大师级的杰作。

(下一节: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6)

(上接前文: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3)

拼木镶嵌

以拼木马赛克为主的单层装饰风格

单层装饰风格中,最为人所熟知的是以拼木马赛克为主体的单层装饰风格。这种风格最早出现在19世纪60年代。如前文所述,这种风格的出现和创立与Torres并没有什么关系。虽然他是较早将拼木马赛克作为主要装饰技法的制作家,但他对于拼木马赛克的使用只有两种情况:多层装饰中的装饰带,或者是单层装饰中心层中的一个动机。无论是装饰带还是独立动机,当时大多数制作家仅仅会使用几种有限的模式,比如棋盘、梯子等等。

单层拼木马赛克并不是这种形式,它有更复杂的形状模式设计,也更具有整体感。现存吉他中,我所知道的最早的单层马赛克是Francisco Gonzàlez在1869年制作的玫饰圈。将马赛克图案从简单的动机变为复杂的图案设计这应该是第一次。此外通过染色获得所需的颜色,并通过这些颜色表现花朵的层次和明暗,在吉他饰圈制作上也是前所未有的手法。

对比之下,1860年Torres中的拼木马赛克动机虽然也很复杂,但仅仅在局部作为FE08棋盘动机的替代品,并没有用马赛克做整体构思。而1861年Jose Pernas使用拼木和马赛克制作的装饰圈,虽然整体效果和50年以后的拼木马赛克类似,但也不是作为整体图案来设计的而是装饰带的组合。

很多人认为Francisco Gonzàlez是Madrid学派的开山祖师,其实他本人既不是Madrid当地人也不是最早在Madrid开始做琴的制作家。只不过因为他教会了Jose Ramirez I做琴,而Jose Ramirez I又教会了他的兄弟Manuel Ramirez,二十世纪前叶几乎所有知名制作家又都出自二人门下。因而被误传为Madrid学派祖师。Francisco Gonzàlez不同于其他制作家,他并不是木匠出身,而是一位工程师。比起“Jose Ramirez I的老师”,他更广为人知的身份是西班牙第一辆汽车的制造者。或许正是由于不同的背景,他在饰圈制作上采用了一些开创性的手法。这种装饰风格也因着Madrid的制作家们传播到世界各地,成为音孔饰圈的标志性技艺。

仔细研究这种装饰风格的文化背景,就会发现它在吉他制作上出现,并被广泛认可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马赛克装饰最早源自古希腊,后来成为拜占庭文化的重要特征,也是伊斯兰文化和穆斯林世界的主要装饰风格。而摩尔人——阿拉伯人和柏柏尔人穆斯林——曾统治西班牙达800年之久,在西班牙文化中有很深的摩尔文化的烙印,甚至早期类似吉他的乐器都是摩尔人带到西班牙的。很自然地,具有摩尔、波斯、伊斯兰风格的拼木马赛克很容易被“外国人”认为是更“西班牙”的装饰(类似的事情其实在中国也发生过,青花瓷的纹饰风格也是波斯风格的,但却被“外国人”认为是中国的文化符号)。在后续的传播和选择中,有意无意的会倾向于这种风格(当然,实际情况是除了拼木马赛克以外,其他手法也会靠近这种风格)。

除了文化因素以外,易于设计和制作也是拼木马赛克流行起来的重要原因。与需要天才的构思和精巧手工的拼木技法不同,拼木马赛克几乎可以将任意的图案经过固定的几个步骤,转化为对应拼木马赛克制品。在得到拼木马赛克制作的动机之后,就可以在面板上以层为单位逐层镶嵌了。

拼木马赛克有点类似早期的电脑描图,通过位图(bitmap)——就是早期家用游戏机的图像呈现方式——来表示图形,因而在曲线的表现上有所欠缺。在20世纪早期,拼木马赛克精度在6-13格之间,每格精度在0.6-1mm左右。很难准确地表现流畅的曲线转折。因而以规则的图形模式为主,甚至类似1869 Francisco Gonzàlez玫瑰饰圈的都比较少见。

1960年以后,随着工艺水平的日渐提高,拼木马赛克的精度逐渐提高到10-25格子甚至30格以上,加工精度也逐渐达到0.3-0.6mm,曲线也具有了相当的表现力,到如今装饰风格也脱离了“西班牙”风格(有突破的同时也产生了一些奇怪的作品)。

 

(下一节: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