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徐八叉谈吉他

Posts tagged Daniel Friederich

琴没错,谱也没错,也没弹错。我很喜欢聂璜的《海错图》,很难想象那魔幻现实主义的画风竟然是清朝人的作品。这里借个名字,聊聊吉他制作家们。今天的主角是恩里克.加西亚(Enrique Garcia)。恩里克.加西亚是“巴塞罗那学派”的创始人,他是最早获得国际声望的西班牙制作家,是二十世纪初最重要的制作家之一。当他去世的时候,大家称呼他为“吉他的斯特拉迪瓦”。


踪迹成谜的奖牌

恩里克.加西亚的琴标设计是非常典型的19世纪风格,由于大众传媒的尚未兴盛,制作家不得不在琴标上尽可能地宣传自己,并留下联系方式。而我们可以注意到,最明显的位置,恩里克.加西亚自豪地写着:1893年芝加哥世界博览会金奖。不光是他,连带他的学生佛朗斯西克.辛布里奇奥(Francisco Simplicio ),也在琴标上注明:我是1893年得了世界博览会金奖的恩里克.加西亚唯一的学生。

然而,在所有可以找到的文献资料中,并无恩里克.加西亚获奖的记录的。我师父Richard Brune多年以前曾经在GAL上悬赏,为能提供恩里克.加西亚获奖证明的人提供现金奖励,而时至今日,也没有人能把这份奖金领走。

我所收藏的1893芝加哥博览会铜牌

有一种可能是,恩里克.加西亚并没有得奖,而是编造了得奖的谎言。这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吉他制作圈里并不少见。加之当年资讯并不发达,保持这个谎言比现在容易多了。然而这个猜想的漏洞也很明显:加西亚的琴标上奖牌的绘制相当精细,很难想象他在没有实物的情况下,能够完成琴标的设计。(同样,要设想一下没有搜索引擎,连相片都很少有的19世纪末)。对照辛布里奇奥的琴标,就可以发现他的奖牌就似是而非。

原因不明的潦倒

另一种可能是加西亚出于某种原因卖掉了奖牌。毕竟当年他从马德里来到巴塞罗那,并且在市中心开了作坊,这都是不小的费用。他转卖掉奖牌,甚至将其融掉提取黄金都是有可能的。

加西亚位于市中心的作坊,离圣家堂不过3个街区,现在已改为寿司店

这使得我们得以一窥加西亚的经济状态。然而这又带来另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加西亚在世的时候,他的吉他可以卖到1000 peseta(也是当时社会约定俗成的吉他最高售价),这是什么概念呢?由于一战之前都是金本位,1000 peseta是290克黄金,大约合350美金不到。相当于当年一辆福特T型轿车的价格。核算成当今的美元,大约折合23000美金。这就是当时一个最顶级制作家的收入。而加西亚一年大约制作20支吉他,现在想想也是相当富足的中产阶级了。

我所收藏的加西亚原始订单票据

但是到加西亚去世前,他在弥留之际,为他的学生在一堆琴标上签了名,嘱咐辛布里奇奥贴未来贴在他做的琴上,卖掉以后将工作室的欠款还清(21年以后的琴,都是辛布里奇奥做的。所以吉他琴标是最不可信的)。而他丧葬的费用,则是米盖尔.柳贝(Miguel Llobet)支付的,当然,柳贝从他最后的六支琴中挑走了两支。

带有加西亚签名的标签,其实是由辛布里奇奥完成的

加西亚一生未婚,然而晚年莫名其妙的潦倒。这也是制作史上难解之谜了(当然我们可能极度低估了一战中的生存费用)。

塔雷加与Torres造伪大师

说起使用恩里克.加西亚的演奏家,最有名的有三个:佛朗西斯科.塔雷加(Francisco Tarrega )、米盖尔.柳贝和艾米丽奥.普霍尔(Emilio Pujol)了。这三个人都有Torres,但也都使用恩里克.加西亚的吉他。其中,塔雷加传世的照片中,很多都是使用恩里克.加西亚的吉他(甚至要多于使用Torres吉他的照片)。他个人至少有两支恩里克.加西亚吉他,分别是1904年的43号,和1906年的74号。

塔雷加与1904年加西亚吉他

塔雷加与1906加西亚吉他

堪称塔雷加标准照的这张也是使用1906加西亚吉他

 

米盖尔.柳贝除自己使用外,他大部分学生也都使用加西亚吉他。普霍尔给出的建议是:最好能买Torres,否则加西亚也可以。然而考虑到当时Torres 5000 peseta以上的价格,这也算相当的赞颂了。

这些演奏家从没有将加西亚当作第一选择,毕竟他们是买得起Torres的人,也算是真正活在Torres阴影中的制作家了。不过意思的是,目前流传的Torres吉他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加西亚制作的。

加西亚本人从没有主动地去造假,仍然挡不住其他人将他的吉他以Torres的名义出售。有的甚至不惜从Torres原琴上揭下琴标,重新贴到加西亚的吉他上。在二十世纪初,法国曾有些吉他店声称“Torres吉他不限量供应”。大部分都是经过换标的加西亚吉他。

近年来争议不断的1860年Torres,最终由内部构造细节被认定为加西亚的作品

现代音乐会吉他的开端

与20世纪早期其他知名制作家不同,加西亚所制作的吉他,都是“音乐会吉他”,几乎看不到(如果不是彻底没有的话)“佛拉门戈吉他”。

这倒也不难理解,身处西班牙文化中心的巴塞罗那,和安达卢西亚地区有着截然不同的音乐口味和审美取向,毕竟这是高迪正在建造圣家堂的城市!而与塔雷加、柳贝等人保持良好关系的加西亚,在西班牙的殖民地南美洲声望如日中天。连马德里的制作大师桑托斯.赫尔南德斯(Santos Hernandez)售往南美的乐器都不得不做成加西亚的外观。在他职业生的后期,西班牙本土已经很少有人能买得起他的吉他,都是南美的富商们才能享受的高级乐器。

我们可以说,加西亚是第一位“音乐会吉他”制作家(Torres考虑到作品比例,更像是佛拉门戈制作家)。而无论从设计理念和影响来看,加西亚树立的“巴塞罗那学派”都是现代音乐会吉他的开端。

有四位著名制作家在职业生涯早期都通过复制辛布里奇奥的吉他吸纳了“巴塞罗那学派”的诸多要素:大卫.儒比奥(David Rubio)、丹尼尔.腓特烈(Daniel Friederich)、赫曼.豪瑟一世(Hermmann Hauser I)和伊格纳西奥.佛列塔(Ignacio Fleta )。

(上接前文: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5)

其他技法

非环镶嵌

音孔饰圈的英文为Rosette,其本意指勋章上由彩带组成的圆形装饰或是形似玫瑰的装饰,因而环形是其最基本的形象。从制作上讲,也是在面板上开一个环形的槽,然后再将饰圈按层或整体镶入。然而却有一些制作家偏偏愿意挑战这个最基本的技法,另辟蹊径,并不按圆环的方式进行镶嵌,这就是音孔饰圈中的非环镶嵌。主要手法有段镶、环外造型、不完整环等手法。

单从镶嵌工艺上来说,非环镶嵌比环形镶嵌做法要复杂得多。需要根据所需形状,在面板上依次开槽并镶嵌,一旦失手补救的余地很小。精准而细致的留白,与镶嵌的呼应对着是这种手法的妙处所在。

原木镶嵌

拼木镶嵌中有一种特别的手法,就是利用木纹原始纹路造型,辅以少量的人工设计。虽在手法上,与注重拼接重组的拼木镶嵌无大差别,然而意趣却大不相同。为了区别于一般的拼木镶嵌,我将其称为原木镶嵌。这种做法通常会选择纹路特殊的材质,蛇纹木、山毛榉、瘿木、雀眼枫都是常见的材料。有的制作家选择完全不加雕饰,另外一些则根据木材的纹路拼接造型。

原木镶嵌是个毁誉掺拌的技法:取材得当就会产生优美生动甚至是深刻的作品,而如果随意采选则有敷衍之嫌;一方面能够赋予每把琴独一无二的特质,另一方面又无法形成制作家个人的标识,过分注重统一又会有产生大量平庸而无味的作品。总之这是一个比拼审美意趣而不是技艺的手法。

烫画

烫画又称火笔画、烙花,用特殊的铁笔在木材上绘制而成。对于吉他饰圈而言,通常选择易于绘制又具有足够对比度的枫木进行绘制,然后以类似原木镶嵌的方式嵌在面板上。可能因为烫画本质上是绘画技法而不是木工技术,目前在制作中并不流行(也可能是因为制琴师大都不会画画),据我所知应该是英国制作家Philip Woodfield首开风气。早期Philip Woodfield笔法婉转细腻几近工笔白描,最近作品笔意日渐浑厚,颇具明暗变化之妙。这类工艺最怕有匠气,难得Philip还能有这样一手能耐。

从工艺上讲,激光木刻也可用于制作类似烫画效果的饰圈,但目前并没有这样的例子。

雕刻

雕刻在音孔饰圈里是更少见到的一个手法。毕竟除了装饰作用以外,音孔装饰圈在结构上也承担一定责任,太过脆弱毕竟不好。而且受限于面板厚度,雕刻手法也没什么施展的空间。在一流制作家中,我也仅知道一个使用过雕刻技法的制作家——Jeffery Elliott。

雕填

雕填随着CNC的广泛普及才出现的一种技法,主要用在量产琴上。这种技艺模拟的是拼木镶嵌的风格,但是做法简单得多,使用CNC在枫木上雕出花纹,然后填入填泥就完成了具有拼木风格的音孔饰圈。

目前我并不知道哪些独立制作家采用这种方式,希望永远不要出现在手工琴上。

后记

为什么要关注音孔饰圈技艺,这东西对音色又没有什么影响?为什么要关注音孔饰圈技艺,买一个不丑的不就行了?这可能是很多制琴者的疑惑。的确,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音孔饰圈会对音色产生影响。而随着工业水平的提升,雕填量产了拼木镶嵌,拼木马赛克也可以批量订制了。比起自己制作,购买似乎更是惠而不费的做法。

我非常理解这种实用主义精神。但是我却一点也不欣赏它。我希望我的吉他,出自那些精益求精、注重细节、追求完美和极致的制作家之手:Antonio Torres、Vicente Arias、Enrique Garcia、Fransico Simplicio、Daniel Friederich(他的音孔饰圈的麦穗里用三种颜色表示明暗,还有极其精细的衬层)、Jose Romanillos、Andrea Tacchi(为了一个音孔装饰圈,把自己逼到极限,闷头做了三个月)、Dominique Field、Jean-Noel Rohe等等等等。

我相信他们在音孔制作上投注的耐心和专注是他们在面板调教上投注精力的缩影,小小的饰圈中同样包含了他们制作其他同行无法匹敌作品的野心。

(全文完)

不同吉他在听感上到底能不能听出不同?这个不同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想必这是很多演奏者和爱好者非常关心的问题。

9月20日,十数名资深爱好者、职业演奏者和专业教师如约相聚老地方弹琴论道。带来的乐器有:双面板开山鼻祖Matthias Dammann(2013)和Gernot Wagner(2012),代表传统结构的顶峰的Daniel Friederich(1989, 1993, 2002)和Jose/Liam Romanillos(2013),开一代风气之先的Thomas Humphery(2002),最具Hauser I神形的Gerhard Oldiges(2014),欧洲双面板新锐Dieter Muller(2014),Torres专家Luca Waldner(2012),性价比无敌的入门音乐会吉他Luca Waldner Alemendia(2014),北京青年制琴师柴狄(2014,Smallman结构),以及一把插电的阿尔大米啦N300

依次试琴的时候,由于来的都是高玩,随便一眼便知道哪把琴是哪把,是什么结构什么声音特点。当然心中存了预设,也就更容易发现结构的特点,比如双面板的共鸣和低音、网梁高音的明亮和鼻音。于是旅欧青年吉他手李晴川同学提议要做个盲品,大家都背对他,选出5把吉他,然后大家分别猜测哪把是哪把。

这么有意思的玩法大家自然乐意,一方面对自己耳力还是有把握的,另一方面演奏环境空间不大吉他不同特征还是较为明显的。

晴川演奏两轮,分别是维拉罗伯斯前奏曲一号片段和朱利亚尼英雄奏鸣曲片段。

第一轮的时候,我的感觉是,第一把声音清晰分力度好,低音结实有力,但量感不大,应该是传统结构的白松;第二把音量明显大了很多,量感不错,略有空洞;第三把一听就是Gernot Wagner,没有任何疑议;第四把,音量也不小,低音暗雅松弛,应该是传统结构;第五把音量又大了一些,低音是双面板的特点。

在这里我就疑惑了,因为在开始的时候说其中有三把是双面板,但是怎么听都只有两个特点明显,如果真有三把,我倾向于相信第4把是Matthias Dammann,要不然也就没法解释了。

第一轮完毕,大家可以转身的时候,纷纷表示疑惑都说没听到三把双面(果然都是高玩)。晴川解释说,其实只有两把双面,琴分别是Matthias Dammann,Gernot Wagner,Gerhard Oldiges,Daniel Friederich和柴狄。

这样的话,我心里基本1(Gerhard Oldiges),3(Gernot Wagner),5(Matthias Dammann)就确定了,4倾向Daniel Friederich,那么2应该是柴狄。

第二轮听的时候,心里预设已有,再专心寻找每把琴的特点。这里不得不要赞一下柴狄的网梁,高音沉着有力,很是不错。第四把在听高音的时候,明显有Friederich式的均衡。

至此大家全无疑议1为Gerhard Oldiges,2为柴狄,3是Gernot Wagner,4是Daniel Friederich ,5是Matthias Dammann。

由于这次盲品中双面板和新结构的比例达到60%,在之前的盲品里是没有过的,对我的触动也是很多:如果是短时间内的听感(比如音乐会、比赛),那么传统结构没有好到Daniel Friederich这个程度的话,和最好的双面板对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制作得当的网梁在和双面板对比的时候还能挺得住,也不比双面难听多少;随着制琴技术的进步,能在音乐会上震得住场子的传统结构乐器应该会越来越少。毕竟如果不用扩音的话,量感的差距还是很明显的;当然如果不是短时间内的听感,传统乐器的优美细腻还是更自然舒服的;如果在音乐厅效果可能会有不同,毕竟这次试琴的条件应该还是简陋,没有考虑远达性(这就要拜托郦嘉炯老师了)。

2014年7月D’Addario推出了全新的碳素纤维琴弦。与当年推出钛纤维琴弦不同,D’Addario并没有推出单独的高音套弦,而是直接在其旗舰产品Pro Arte系列中,增加了EJ45FF(正常张力)和EJ46FF(高张力)两个新品种。其中原因也很好理解。当年钛弦是在2010年研制成功的,但是与之配套的低音弦Dynacore则在2012年才研制成功,因此钛弦采用T2高音的形式单独在市场发售,而后才配合Dynacore低音,形成EJ45TT和EJ46TT两个品种。而目前在Dynacore已经成熟的情况下,自然不用费这样的周章,直接结合Dynacore推出套弦就可以了。

那么D’Addario的碳素纤维琴弦到底如何呢?我做了一个非常初级的主观测试。测试结果按大家接触琴弦的触感顺序记录:先是定弦速度,然后是音准、张力手感,最后是音色。

测试用琴为2002年Daniel Friederich,主要因为它安装有Rodger旋钮稳定速度比较快,可以节约不少时间。此外,我个人认为雪松面板更适合碳纤维琴弦的发挥。其他用于对比的琴弦有:Knobloch Actives CX碳纤维高音,Hannabach 725 Goldin碳纤维高音和Savarez Alliance碳纤维高音。所用琴弦除725是中高以外,其他都是低张力琴弦。

定弦速度

D’Addario EJ45FF定弦速度比起其他几套琴弦算是中等偏快。第一次上弦之后调到标准音后,需要大概8-10分钟左右可以稳定在标准音附近。当然这并不是完全稳定下来,在演奏过程中仍然会跑弦。基本稳定需要25分钟左右,其后放入琴盒不弹的话,仍然会跑弦,但不会下降太多。

音准

如果琴弦音准有问题,一般而言比较容易发生在第一弦,而碳纤维第一弦不准的情况还是比较常见。我测试使用的这套EJ45FF在音准方面控制的还不错,1弦较其他对比琴弦没有什么偏差。第一次选用的Hannabach的725第一弦又不准,已经是近期碰到的第二包了,换了上周新买的一批次,就没有问题了。

张力手感

这是EJ45FF最奇怪的地方,张力之高远远超乎想像。EJ45FF高音三根琴弦张力分别是21.29,15.35和14.32(单位lbs)。给几个对比数据就知道了,EJ45高音三根琴弦张力分别是15.3,11.6和12.1,EJ44超高张力的琴弦则是16.4,12.5和12.9。换句话说,标为低张力的EJ45FF实际张力比超高张力的EJ44还要大得多!当然碳纤维琴弦张力本身就大过尼龙,那么碳纤维又如何呢?Savarez Alliance高张力高音,张力是17.44,13.02和12.8!!EJ45FF成功地超越了绝大数搞张力甚至是超高张力的琴弦(而我听闻EJ46FF更是创造了张力记录)。

除了张力本身很大以外,更费解的是1弦和2弦的张力差接近6 lbs,在我印象里也是最大差距了。实测在1、2弦过渡时明显能感觉到张力差异(也就是第一弦更硬)。手感实在谈不上有多好,D’Addario长期跟人留有张力偏低的印象,不知道为什么新的FF系列要如此设计。

音色

如果在用于对比的几套弦中做比较,Knobloch Actives CX好于EJ45FF好于Savarez Alliance好于Hannabach 725。Hannabach 725是个很奇怪的结果,但实测结果我的确最不喜欢725。EJ45FF得益于它的张力,在所有琴弦里它的音量最大,深度也很好,而且延音变长(实际情况则是实音延音变短一些,但是泛音和共鸣造成的听感上延音加长)。在音色取向上不如Knobloch来得美,但比Savarez好很多(我的确不喜欢Savarez倒是又一次被确认了)。

在换弦做测试的时候,我保留了EJ45FF的低音,也就是Dynacore低音。味道和碳纤维还是蛮搭的。后来我把低音换成了高银含量的Hannabach Sliver 200低张力低音,所测试的四套碳纤维琴弦都无法与之相匹配。音色在极美的低音的对比下,显得苍白无味。最后我把高音弦换成了Augustin Gold才配上对子。碳纤维在延音、音量的好处,有时候还是无法弥补音色上与尼龙的差距。

结论

EJ45FF本身素质还是有可圈点之处的,但由于过高的张力,我非常不推荐使用EJ45FF(更不用说EJ46FF了)。对于绝大多数乐器而言,都不需要用到超高张力的琴弦。但如果是640或630的吉他上,可能会有不错的表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