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fo

徐八叉谈吉他

Posts tagged MOP

对于吉他制作工艺的评价,并不需要堆砌恶俗的词藻,最高赞誉两个词就够了:精准(precise)和精致(refined)。然而如何理解这两个字却有很多门道可讲。本着避繁就简的原则,本系列文章仅仅介绍最容易评价也是最直观的装饰技艺(没错,就是教人看脸的,就是要大家都变颜控),将会逐步介绍音孔饰圈、边线背线、琴头琴踵等部分的装饰技法及评价要点。

古典吉他所使用的装饰技艺主要有三种:雕刻、镶嵌(inlay)和拼木镶嵌(marquetry)。

需要解释的问题是镶嵌(inlay)和拼木镶嵌(marquetry)有什么区别?的确,在中文翻译里,这两个词都是镶嵌,但在实际操作上两者有很大不同。marquetry是通过木材拼接产生图案,也就是把原料加工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部件,然后在组合在一起;而inlay主要指的是按照造型的需要挖出凹槽然后通过其他材质填充。除了非常简单的图案外,marquetry很少单独使用,通常会和inlay结合,也就先挖好对应的凹槽,再将拼接好的组件嵌入其中。因此在细木工中marquetry也被当作marquetry inlay的简称。这也是为什么我在选择翻译词汇的时候,使用拼木镶嵌这么颇为不伦不类的词语。

当代古典吉他审美日趋质朴,音孔饰圈是为数不多的装饰要素。对于吉他的音孔饰圈而言,贝壳镶嵌和拼木镶嵌是最常见的形式。特别是拼木镶嵌的一个子类——马赛克拼木镶嵌(Mosaic Marquetry)几乎成为了吉他音孔饰圈的主流技法。

贝壳镶嵌

Torres不仅仅确立了当代吉他的结构和声学特征, 同时也确立了吉他制作新的审美趣味和标准。对于审美趣向的影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贝壳镶嵌的没落。贝壳镶嵌曾经代表了音孔饰圈制作的最高工艺水平。在Torres之前以及与Torres处在同一时代的制作家,只会在最昂贵的乐器上使用贝壳镶嵌制作的饰圈。同时为了展示精深的工艺,制作家通常还会在采用略宽的饰圈宽度,Torres之前的吉他体型较小,这就使装圈在面板上占据更大的比例,也就有了更多的空间可以发挥。题材上花卉、走兽、纹饰和模式千变万化。在材质上,嵌入的贝壳以珠母贝(MOP,mother of peral)最为常见,基础材质染色的软木或封泥(mastic,胶和染色过的锯木屑混合而成)较为常见,深色硬木(比如古巴桃花心或玫瑰木)也有出现。

这个风气一直延续到Torres的风格得以确立以后才彻底改变。虽然Torres也有一些采用贝壳镶嵌的装饰圈,这些作品也明显不是便宜货,但他似乎对贝壳镶嵌并不怎么感冒,所有贝壳镶嵌都被限制在一个相当小的范围内。大部分都是作为装饰动机(motif)来使用的(FE08,SE72,近年发现的1860 SP/MH),还有仅仅是作为对比材料没有做任何的镶嵌处理(SE153),唯一主题使用贝壳镶嵌的是FE02,但它是梨形吉他,并且镶嵌层又非常的窄细。

我们无从知晓Torres因何不喜欢贝壳镶嵌,但在他死后的几十年里,古典吉他迅速从民间乐器、沙龙乐器转变成为音乐会乐器,贝壳镶嵌这种夸张的沙龙装饰风格,也的确不太适合音乐厅的氛围。从审美上讲,可能是历史选择了Torres。贝壳镶嵌在古典吉他制作上最后的辉煌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这一时期的作品有些甚至在恍惚间带回了巴洛克吉他的洛可可装饰风格。但在此后贝壳镶嵌在古典吉他中就越来越少见到了,反而是在原声吉他制作上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

对此我有个无从证实的猜测,随着工具和技术的发展尤其是一些电动工具的出现,贝壳镶嵌技术的成本和技艺要求陡然下降,已经不再能代表音孔饰圈的最高技艺水平了,慢慢出现在量产琴上,还有很多批量制作的成品音孔进一步削弱了它的“技艺性”。最终随着近来CNC技术的发展,贝壳镶嵌彻底大众化了(而且CNC制品在精准上还要超过手工)。这样对于注重技艺的高端手工音乐会吉他而言,贝壳镶嵌就不再具有太大的吸引力了。

 

今时今日的制作家,完全以贝壳镶嵌作为标志性装饰圈的,我只能想起两个人:Peter Oberg和Pablo Requena。此外有些偶尔在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吉他上采用贝壳镶嵌,比如Kevin Aram的周年纪念版。还有就是Jun Nakano为Jean-Marie Raymond做的樱花饰圈。其他制作家要么在致敬,要么在炫技。很多制作家喜欢复制FE08,以此作为一种挑战,拉伸自己对于细节和技艺把控能力。还有一些求追洛可可装饰风格的,利用现代技术把贝壳镶嵌推进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最近让我感到颇有新意的是意大利制作家Lorenzo Frignani,他在马赛克镶嵌的音孔上做贝壳镶嵌,把贝壳当作一种特殊对比的材料来使用,是很有意思的尝试。

如何评级贝壳镶嵌的技艺

在吉他所使用的镶嵌类工艺中,贝壳镶嵌有个天然的优势,就是贝壳材料的使用。木材受限制于纹路加工的精度有限制,但贝壳材料则不同,可以进行非常精准的加工。这使得贝壳镶嵌非常容易体现出曲线的精准,特别是出现细腻的起伏的时候,格外引人瞩目。比如FE08中郁金香花茎的细小刻画和Francisco González的花草纹,都是贝壳造型的经典之作。此外由于吉他装饰风格大多是装饰动机的重复,每个动机之间,是否做到一模一样或者完全对称,也是要考虑的重点。这一点上,比较上文中给出的Francisco González和Manuel Ramirez,就能发现区别。在曲线的精准上二者差不多,但在一致的精准上,Manuel Ramirez就有些差距了。是否能够评价一件作品为精准,就需要从曲线和一致性这两个方面出发来做考量。

同样,由于贝壳类的材质特点和镶嵌的工艺特点,贝壳镶嵌很容易由高度的精准产生精致的感觉。同样也由于贝壳材质太过突出且本身缺少变化,久看易腻,也会很容易丢失精致感,甚至觉得俗气。好的作品在几点上处理得更好:第一是颜色的对比。由于闪亮的缘故,尽可能以黑色或者反差大的颜色来压贝壳的亮色。第二尽量把饰圈做窄,减少贝壳在面板上闪耀的比例。第三尽量不做二次雕刻,因为贝壳上的刻痕不容易有精致感,而且容易磨没。第四慎重镂空,如果必须,挖掉的形状必须同样精准(很多老作品就坏在这里了,用CNC的话这不是问题)。

总结下来,贝壳镶嵌属于容易做出精准,很难做得精致的技艺。容易出第一眼美女,但是并不一定久长。目前我尚无特别推崇的作品。如果非要选择,Jun Nakano的樱花由于题材与技法的结合算为佳品。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些Jose Ramirez I、柳贝特那把Ribot y Alcaniz,20、30年代Domingo Esteso(做得极其洗炼)都可以参考。

(下一节:吉他装饰技艺-音孔饰圈(2)